在麥當勞看香港

大家都說香港小,以前我也覺得那裡小,然而現在發現這裡不小。

當年在太古上班我每天要花一個小時到公司,還有同事先要搭公車再換地鐵,路上的時間比我要的還長。

我說香港不小,不光從距離的角度講,還從他們的收入和居住地區。我不在這裡點名,但有些地方住的低收入人口比較多,看似是個小地方,實際上卻也存在著明顯的區域差異。

今天在我家附近的麥當勞所看到的情形,讓我不能不感到驚訝。那時下午一點,店裡都坐滿了人,原來坐我旁邊的一家人剛剛吃完離開後沒幾秒,有位老年人快步而來,我還以為他來佔位,他卻沒坐下來,反而左右望了望,把人家吃剩的那盒薯條拿在了手上。我看著他一系列的動作也反應不過來究竟發生了甚麼,他不管我有沒有看到,又很快地移到另外一桌拿了一盒,整個行動看上去還是鬼鬼祟祟的,但他的雙手就是那樣麻利。

相對於昂貴的生活費,港人的平均收入就顯得不高,而且物價仍然處於上升趨勢,過去四年我家房租升了二十五個百分點,地鐵和公車每年都在漲價。這樣的現象讓我很是不解,香港人到底如何維持他們的生活?

對於外地人(包括外國人)而言,在快餐廳解決吃飯問題是最方便的,像麥當勞,全球各地哪裡都有,大家都吃得習慣,基本的英文溝通也沒問題,價錢上比較容易接受。尤其在港島和九龍的部分麥當勞,結果也吸引了眾多外地人前往用餐,不同的面孔,不同的語言,吃的都是一樣的麥當勞。

前些天我在臉書上說過,不同的城市有不同的聲音給外來者留下深刻印象,我卻不知道將來回憶起香港的時候背景音樂會是甚麼。有人就留言,他說地鐵站換乘的嘈雜是他記憶中的伴奏曲,看完我覺得有些諷刺,這樣的聲音,也像麥當勞的面孔一樣,在別人心目富有香港特色的一幕中香港本地人認為不屬於他們的成份會有多少?

再回到我家附近的那家麥當勞。在那裡偶爾還會看到對我而言十分奇特的情景,一幫老年人進來,點都沒點餐直接坐下來一起聊天,也有中年人拿著報紙進來,他又沒點餐直接坐下來翻報紙,我見過的最誇張的那位,又是一位老人家,她進來後在旁邊找了個位子坐了,當然沒有點餐,因為她早有準備,絲毫不猶豫地拿了便當盒出來開始吃,喝的也是自己帶的水。

原來香港人有這樣大方的一面,他們做生意做起來講得最多的是效率,對著沒消費還佔地方的人卻能夠置之不理。而這樣的處理方式是否屬於公司標準,還是交給各個員工靈活處理的我不得而知,這種情形我在其他國家的麥當勞沒遇到過。

要是事情發生在美國,店方將這些非消費者告上法庭都不奇怪。前兩年在紐約確實發生過類似的事情,一幫亞裔老年人幾乎每天到那家麥當勞,一人一杯咖啡坐一整天,店方要求他們多消費或著騰出座位給其他消費者。結果對我們就有些不尋常,因為那幫老人怒了,怒甚麼?說店員有種族歧視的嫌疑。

我家這裡的麥當勞是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到了夜裡,甚至都到了凌晨一兩點,還有許多年輕人的身影可見,很熱鬧。尤其對於西方人來說日本人住的房子都很小,但與香港比,我們的居住環境也還算可以,而且不少年輕人上大學時要離開家鄉自己住,屬於自己的小空間,把朋友叫上一起吃飯喝酒都方便。都說香港的夜生活比較豐富,可是所謂的夜生活並非只是港島的夜景之下,並非只有揮霍幾萬幾十萬的猖狂,對於多數人還是在有限的時間和空間裡,實實在在的,充滿著生活氣息的,在這裡的麥當勞有機會見識到這一點。

老鳥 - 來自日本的鳥人
曾在中國生活長達二十餘年,在大連、哈爾濱、廣州、西安和北京等地留下過腳印。若干年前移民加拿大,現居於阿爾伯塔省埃德蒙頓。

最新發表的文章

來了一位說中文的傳教士,但他的話我完全聽不懂

昨天中午有人來敲我家的門,我把門開來一看,有一對...

復活節郊遊

雖然復活節的週末多了一天假,原本也沒想要過得特別...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去年(2018年)都接近尾聲的時候確定要搬到埃德蒙頓了,其實我對新生活也沒有過多的擔心。畢竟在大西洋邊的那個小鎮生活過一年半,能想到的不便我都經歷得差不多了,更何況埃德蒙頓還是在整個國家可以進前五的一個城市呢。

最受歡迎的文章

來了一位說中文的傳教士,但他的話我完全聽不懂

昨天中午有人來敲我家的門,我把門開來一看,有一對...

【蒙克頓】買亞洲食材很難,但仍有一絲希望

在蒙克頓,部分本地品牌的連鎖超市中出售少量的亞洲食材,如Atlantic Superstore和Sobey等,還有美國大牌的Walmart也在市區各設分店。然而這幾家也無法滿足天天在家做飯的人。幸虧在蒙克頓還有個神秘貨倉供應各種亞洲食材。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去年(2018年)都接近尾聲的時候確定要搬到埃德蒙頓了,其實我對新生活也沒有過多的擔心。畢竟在大西洋邊的那個小鎮生活過一年半,能想到的不便我都經歷得差不多了,更何況埃德蒙頓還是在整個國家可以進前五的一個城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