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上海(二)

當我跟那三位老人家告別後,還在前面的弄堂拍照的時候,有位叔叔騎車騎過旁邊,他就在後頭說:

「等明年這裡全部都要拆掉了」

他剛說完,另一位正好從市場拎了一大袋的菜回來的阿姨衝著他喊:

「你胡說!」

看她的表情好像真的有點生氣的樣子。不知道那位叔叔所說的會不會變成現實,也不知道他們兩位是否互相認識的,可就是這樣的對話,一下子將我這個外人放在了一邊,反而也讓我能夠更清醒地感受到了老上海的生活氣息。我在香港,住在二十一層高的公寓裡(在香港而言這裡一點都不算高),除了那位總是牽著一隻黑狗出現在電梯的叔叔之外,上下左右住著誰我幾乎都不知道呢。

在那一刹那的清醒中,我似乎也從他們的表情看到了兩位鄰里間不同的主觀感受。他,看上去其實也很無奈,可是沒辦法啊,面對上面的決定他能做甚麼改變?而她,顯得很着急,根本無法接受。我想起,那位今年七十二歲的阿姨也跟我說過,她早就聽說他們住了幾十年的房子應該也快要拆了,在那一區唯一留到今天的幾排石庫門建築並不在旅遊景點附近,也不在市政府要保護的範圍內。她說到時候想再跟同學聚會都不像現在這樣方便了。

上面說要建,下面就要面臨拆。牆上被圓圈圈住的拆字,寫得那麼大,有時看上去很囂張,也有時仿佛能看出他的不忍心,可是哪個城市沒有這個拆字?實際上,沒有哪個城市沒有。

多數人想到上海的時候,可能第一個想起位於浦東陸家嘴的東方明珠塔和金茂大廈,尤其在夜幕降臨的時候,在浦東的夜空中它們的燈飾閃耀著,像照亮整個城市一樣。我是1994年的夏天第一次去了上海,那時候東方明珠塔已經建得差不多了,同年金茂大廈也正式開工建設,也就是說,我站在外灘,從來都沒有見到過沒有東方明珠塔也沒有金茂大廈的風景。目前還有許多項目正在進行中,將來又要變成甚麼樣子,該如何想象我都不知道。上海的變化,作為遊客,我們通常會從那些旅遊景點和高樓大廈開始說起,但對於更多普通老百姓而言,實際上都在距離自己最近的地方開始,而這個變化帶給他們生活中的影響究竟有多大也是可想而知的。

儘管這麼說,我依然認為在上海留下來的老房子還是很多。除了上海傳統的石庫門建築之外,這次我也看到了歐式古典風格建築。那純粹是偶然的一次機會,剛好路過而已,我原來都不知道上海有這麼一個地方。從提籃橋地鐵站的方向過來,首先在長陽路上看到有上海猶太難民博物館,剛開始想著上海和猶太人能有甚麼關係?就直接走過了,到下一個路口,也就是舟山路往東南方向一拐進去,發現那裡的街景非同一般。從那個路口大概也才走了一百米,已經走到頭了,斜對面有個小小的公園,叫霍山公園,那裡有個紀念碑是這樣寫的: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數萬猶太人為逃避法西斯的迫害來到上海,日本侵華當局以猶太難民無國籍為由設立隔離區,對他們的行動加以限制。此區域西起公平路,東至通北路,南起惠民路,北至周家嘴路。

據說三十年代有一波大約一萬八千名猶太難民從德國、波蘭和奧地利等地避難上海,由於日軍視他們為無國籍難民,將他們安置在虹口區那塊面積只有一平方英里的區域。舟山路、霍山路這些歐式建築是他們當年集中居住的地方之一,這一建築群因此成為富有異國情調的商業中心,有了「小維也納」之稱。

知道了這麼多,這個紀念館我也非去不可。

先從結果來說,雖然規模不大,但確實值得一去。好幾年前我還到過奧斯維辛集中營參觀,參觀完後很後悔沒有提前做好功課,而這裡的紀念館會讓準備去波蘭參觀奧斯維辛的人好好地上一堂預備課。

因為參觀了這裡,我至少也知道了何鳳山這個人。1937年他被派往維也納到中華民國駐奧地利大使館任職,第二年奧地利被德國吞併,奧地利大使館改為中華民國駐維也納領事館時他就昇任了總領事。那一年德國納粹對猶太人的迫害進一步升級,他們生存的唯一辦法就是逃離歐洲,但實際上同年在法國召開的國際難民會議上,包括美國、加拿大和澳大利亞等國家在內的三十二國表明拒絕接受猶太難民。這個決定使得眾多猶太人已經走投無路的時候,何鳳山出於人道主義,也不顧上司反對發放了幾千張簽證,最終讓難民得以成功地逃離了歐洲。

我們從那一部《辛德勒的名單》中知道同樣拯救猶太人的故事,而在日本,還有一位杉原千畝(上圖中右邊那一位)也因為曾在立陶宛給猶太難民發放簽證而出名,可我萬萬沒想到讓他們拯救出來的當中還有一大部分人最終逃到了上海。我這才發現原來在現代史上上海的份量還真的一點也不小。

繼續閱讀:《不一樣的上海(三)》,或讀回第一篇

photo credit: 待宵草 (Gino Zhang) 20160209-132539_01056 via photopin (license)

老鳥 - 來自日本的鳥人
曾在中國生活長達二十餘年,在大連、哈爾濱、廣州、西安和北京等地留下過腳印。若干年前移民加拿大,現居於阿爾伯塔省埃德蒙頓。

最新發表的文章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去年(2018年)都接近尾聲的時候確定要搬到埃德蒙頓了,其實我對新生活也沒有過多的擔心。畢竟在大西洋邊的那個小鎮生活過一年半,能想到的不便我都經歷得差不多了,更何況埃德蒙頓還是在整個國家可以進前五的一個城市呢。

在埃德蒙頓追尋極光的夜

上個禮拜六的晚上九點多收到了一封郵件,是aurorawatch的系統發來的,提醒我去注意觀察當天的夜空,北極光可能會出現。最高時速為110km的路,因為有些心急,我還超速了一點點。

在加拿大和美國,那些「不受歡迎」的省份

著名請願網站 Change.org 上最近出現以一兆美元的價格將蒙大拿州出售給加拿大以還債的請願貼,那個人還將該州說成「沒用」,「告訴加拿大人那裡有河狸(他們就會買下)」的一個地方,說得挺誇張。難道這是一種黑色幽默嗎?

最受歡迎的文章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美國在他們新的一位總統上任之後出入境管理明顯趨嚴,該退的還是抓緊時間退掉比較好。

美國邊檢為難了我

都聽別人說過有時候美國的入境官是特別令人討厭的,但我過去有三次入境美國的經驗(兩次在機場,一次走陸路),都沒有遇到過任何問題。可是我終於也見識到了他們有多討厭,媽的,還真不是一般的討厭。

加拿大租車記(一)

開車技術的好壞先不說,我個人還是非常喜歡開車的,每次回國沒有哪一天不開車,而且總想跑很遠的路。可是我在加拿大開車真的行嗎?這個國家的面積有日本的二十七倍大,距離的概念根本不同,地圖上看得很近,真要過去就是好幾百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