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們盡責了嗎?

自從在台北捷運發生隨機砍人兇殺案快有一個星期,想必受害者家屬一直都在苦痛中度過這段日子。此類事件在台灣發生得並不多,但在有些國家,像美國常有校園槍殺案發生,而在我們日本曾經也發生過多起同樣的犯罪案,每次都有引起社會的不安。

無論發生的事件類型,不同國家會有不同反應,在現場警方如何對峙疑犯,而在疑犯被捕之後司法部門如何處理案件,除此之外當然還包括在社會以及媒體中所引起的反響。或許在台灣像這次的隨機殺人案發生的概率相當低的關係,似乎也在民眾間引來了更大的注意,都被很集中地投放去此案上面,而我個人認為,由於免疫力的不足(這種免疫力當然最好可以沒有),相對於日本,也將更大的壓力帶給了整個台灣社會以及受害者家屬身上。

在日本,每當發生此類事件時便會在教育改革問題上引起社會的議論。無論是家庭內部的教育還是義務教育,很多人認為,在上一代或者再上一代人所受的教育中有不少值得藉鑑的內容。同時也不能忽視的是社會裡應該存在的教育價值,大家逐漸變得只顧著自己,卻不關心自己所在的環境和身邊的人與事,甚至還排斥擁有不同的思想、宗教信仰和文化背景的人的情況越來越多。這樣的風氣之下,我們的社會造就了更多不受歡迎的人,結果也導致了許多不必要的犯罪案的發生。

今天又在網絡上看到,在疑犯父母到捷運站當眾下跪致歉的時候有圍觀民眾大喊叫他們滾出新北市,可是我想問:那些圍觀者作為社會的一員有盡責任嗎?有沒有想過多一個人為建設良好的社會而做出貢獻的話,同樣的事件可以少發生一次?怪人家父母沒有教導好孩子的時候,他們是否考慮到過自己說出的滾字也會給其他孩子的教育上帶來不良影響?只因為人家是疑犯的父母,身處同一個社會的他們,可以將所有責任推卸給人家嗎?個人主義思想再風行我們也不能忘記,無論多與少,無論好與壞,自己仍然有這個影響力會帶給身邊的人,而他們此時喊著要那對父母滾出新北市,發揮的又只是惡性影響,事實上讓社會從苦痛中重新站起來一點幫助也沒有。如果真的有勇氣對著鏡頭喊,可否拿出自己的良心再喊?

我們是不是都要反省一下,今天對自己,對所屬社會,都盡責了嗎?

我在此向那些受難者及他們家屬表示哀悼,同時也替那對父母感到痛心。

老鳥 - 來自日本的鳥人
曾在中國生活長達二十餘年,在大連、哈爾濱、廣州、西安和北京等地留下過腳印。若干年前移民加拿大,現居於阿爾伯塔省埃德蒙頓。

最新發表的文章

生活中的關鍵詞

當年身邊的朋友們結婚的結婚,生小孩的生小孩,在他們...

埃德蒙頓,五月。

從短暫的幾個月到有些誇張的十幾年,儘管逗留時間的長...

來了一位說中文的傳教士,但他的話我完全聽不懂

昨天中午有人來敲我家的門,我把門開來一看,有一對...

最受歡迎的文章

生活中的關鍵詞

當年身邊的朋友們結婚的結婚,生小孩的生小孩,在他們...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美國在他們新的一位總統上任之後出入境管理明顯趨嚴,該退的還是抓緊時間退掉比較好。

加拿大租車記(一)

開車技術的好壞先不說,我個人還是非常喜歡開車的,每次回國沒有哪一天不開車,而且總想跑很遠的路。可是我在加拿大開車真的行嗎?這個國家的面積有日本的二十七倍大,距離的概念根本不同,地圖上看得很近,真要過去就是好幾百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