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埃德蒙頓追尋極光的夜

上個禮拜六的晚上九點多收到了一封郵件,是 aurorawatch 的系統發來的,提醒我去注意觀察當天的夜空,北極光可能會出現。

在此之前唯一親眼目睹北極光的那天我正從東京飛往芝加哥。機長說在窗外有極光出現,我這就把遮光板打開往外一看,的確有藍綠色的,微微發亮的東西在天空中,但不明顯。要是沒有人提起,估計我也沒看出那是北極光。

要想欣賞滿天極光的奇景就要選對地點和季節。據說在那些著名的極光觀賞勝地,包括加拿大的黃刀鎮(Yellowknife),只要有一般運氣就能看到,但從各個條件而言埃德蒙頓顯然不是很理想的選擇。所以那封郵件帶來的驚喜讓我以最快的速度在網上找到這裡最好的幾個觀賞點,瞭解到最近的也要開上五十分鐘的路,還是絲毫沒有猶豫,立馬準備好相機和三腳架就出發了。

最高時速為110km的路,因為有些心急,我還超速了一點點。離市區越遠車越少,天也就變得越暗,北極光一旦出現我在車上應該都能看到,可是它就是沒出現,讓我將心中的期待一直帶到了東郊的國家公園 —— Elk Island National Park

網絡上讀到有人介紹他在這個公園觀賞北極光的經歷,那個人說那天有十幾二十輛車的人都在停車場等待著,這次我到了那裡,果然也有幾輛車提前到達。心想:大家是不是也都看到了同一篇文章才開過來?不然怎麼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還特地跑去國家公園的停車場?想著我還開心地偷笑了起來。

公園裡棲息著品種繁多的野生動物,這裡最出名的美洲野牛之外還包括郊狼(草原狼),我也聽到牠們的叫聲忽遠忽近。大家還是安靜地抬頭望著天,時而原地旋轉,均以慢動作模式進行。

為了一樣的目的,後面陸續有人開車進來,找好位置停下了,很快把引擎給關了,車燈也滅了。畫面重新回到一片黑,繼續聽到狼在叫,偶爾還夾雜了旁人重口音的英文和我完全聽不懂的語言。

一切彷彿就在紀錄片的鏡頭中。那是一場浪漫的等待。

當然不是每一個浪漫的等待帶來浪漫的結果。我在那裡和別人一起等待了許久,最終還是沒有等到它出現。然而我也並沒有為此而感到失望,想想看,我們能有多少個機會不顧時間望天,為的是不知道會不會露臉的它,還不用特意出遠門,剛好又在週末的晚上。

加拿大的「極光聖地」黃刀鎮,這裡飛去只需兩小時,開車也開十五個小時就能到,只要這樣在埃德蒙頓生活下去,應該在不久的將來會有機會過去玩。不過剛剛錯過的一個機會留下了另一個等待機會給了我,這比一開始就保證高機率的黃刀極光顯得浪漫得多,也難得多了,下一個那天我已經開始期待著。

老鳥 - 來自日本的鳥人
曾在中國生活長達二十餘年,在大連、哈爾濱、廣州、西安和北京等地留下過腳印。若干年前移民加拿大,現居於阿爾伯塔省埃德蒙頓。

最新發表的文章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去年(2018年)都接近尾聲的時候確定要搬到埃德蒙頓了,其實我對新生活也沒有過多的擔心。畢竟在大西洋邊的那個小鎮生活過一年半,能想到的不便我都經歷得差不多了,更何況埃德蒙頓還是在整個國家可以進前五的一個城市呢。

在埃德蒙頓追尋極光的夜

上個禮拜六的晚上九點多收到了一封郵件,是aurorawatch的系統發來的,提醒我去注意觀察當天的夜空,北極光可能會出現。最高時速為110km的路,因為有些心急,我還超速了一點點。

在加拿大和美國,那些「不受歡迎」的省份

著名請願網站 Change.org 上最近出現以一兆美元的價格將蒙大拿州出售給加拿大以還債的請願貼,那個人還將該州說成「沒用」,「告訴加拿大人那裡有河狸(他們就會買下)」的一個地方,說得挺誇張。難道這是一種黑色幽默嗎?

最受歡迎的文章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美國在他們新的一位總統上任之後出入境管理明顯趨嚴,該退的還是抓緊時間退掉比較好。

美國邊檢為難了我

都聽別人說過有時候美國的入境官是特別令人討厭的,但我過去有三次入境美國的經驗(兩次在機場,一次走陸路),都沒有遇到過任何問題。可是我終於也見識到了他們有多討厭,媽的,還真不是一般的討厭。

移民魁北克 // 出發前的準備(一)

從預習法語,預訂機票,購買保險,住房問題,到嘗試戒煙等不同幾點,以老鳥2015年「現在進行形」的安排事宜為例,更具體地談到遠赴魁北克之前的準備工作該如何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