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加拿大等待春天的到來

我相信說了那句「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的人應該沒有來過加拿大,也可能壓根沒想到加拿大還有人。要不然人家還怎麼敢說出那樣一句話?即使來過,他也不能在溫哥華待過幾天就以為瞭解了全加拿大了吧?這裡可是全球第二大國啊。

除了膝蓋會有些不舒服,原本我就不怎麼怕加拿大的冬天,從頭頂到腳底全部做好了保護措施就行,再說我們在這裡很少會在外面走。它要長一點就長一點吧,我倒是無所謂。

可是現在我竟然也開始期待春天的到來了,不是因為怕冷,而是因為怕滑。自從家裡多了一個成員(《在加拿大領養了一隻狗》)之後每天至少要去外面走兩次,狗就不像貓,總不能整天悶在家裡。最怕剛下過雪的第二天,結了冰的路面讓一層雪給蓋上了看不到,還讓她給拉著走,一不小心就會滑倒。我用這樣那樣的方法要教會她不能拉,邊教邊走,這樣每次出去都要在外面花上一個多小時,在路上還會滑幾次。如果我的年紀再大點那就完蛋了,早都摔了,腿也斷了。

其實那樣的一天早晚都會來。當然不是說要斷腿,我的意思是說我們終有一天要變老,身體也會變弱,到時候行動也不如現在方便了吧。

寫到了這裡我又忽然想起在海濱小鎮的那些鄰居。有的年邁八十依然非常活躍,不知道他們有什麼活動,還天天開車出去。

但在這個非常時期,他們是否過得很好?肺炎開始在加拿大蔓延,全國各地均有確診病例,其中多數病人都是老年人。據說患有慢性疾病的人的感染風險比較高,人老了,即使從他的外表看不出來卻帶有一點病也很正常,那他們怎麼樣?有沒有高血壓、糖尿病、心臟病?

怎麼像是在咒人似的,還是別說了。不過我也還真沒有問起過他們。

等到天氣轉暖後疫情就能得到控制就好。至少在亞洲春天都已經來了吧。在日本櫻花都快要開了吧。今年可能沒有機會跟朋友們聚在櫻花樹下,沒有關係,等明年它還會開。

那麼加拿大的春天呢?

面對疫情聯邦政府和各省政府紛紛採取了一系列的措施,學校已經被迫停課,餐廳改為只做外賣,也有很多人要在家裡工作。人們的生活不一樣了,外面的風景卻沒變,依然是一片白,聞不到一點春天的氣息。加拿大的春天來得晚,走得早,地面的雪沒有了我們才知道它來了,天上的雲變樣了我們也才知道它走了。現在我卻盼著那麼一個短暫也不起眼的季節快來找我們,但願到時候病毒也就會跟著雪一起離我們而去。

原來還期待夏天的到來,因為我父母計劃第一次來加拿大。我可是怎麼也沒想到還要先平平安安地過完冬天,健健康康地迎來春天才是關鍵。無論對他們還是對我都是一樣。

你好嗎?請多保重。

分享這篇文章

最新發表的文章

在加拿大等待春天的到來

學校已經被迫停課,餐廳改為只做外賣,也有很多人要在家裡工作。人們的生活不一樣了,外面的風景卻沒變,依然是一片白,聞不到一點春天的氣息。

我放棄了在東京奧運當志願者的機會

叫我放棄的最大原因還是肺炎疫情。自從疫情爆發在報導中已經開始聽到這件事將可能給奧運帶來的影響,到昨天連美國總統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他認為奧運會應該延期。

在加拿大領養了一隻狗

我的生活真的不一樣了,變得每天早上和傍晚都要帶著她出去散步,一次一個小時到一個半小時,也為了這樣,連做飯時間都適當地做出了調整。

在肺炎風暴中重新思考「沒辦法」的意思

你的「沒辦法」中有沒有包含過對自己的要求?你的「沒辦法」會不會只是對集體的依賴心理?身為那一群人當中的一員你有沒有嘗試去發現自己肩負著的責任有多大?

肺炎疫情中不需要動人故事

關於肺炎的報導到處可見,但其中有多少報導替人詳細地解答過這樣一個疑問:為什麼「非典」和這次的肺炎都從中國開始,又很快地散播到了世界?

最受歡迎的文章

在布拉格的約會

我喜歡有電車的城市。我沒有在開著電車的城市中長大,目前東京僅剩的最後那條綫,我也讓我爺爺帶著一起去坐過一次而已。而後來,九五年去大連學習,那才算是我第一次真正接觸到電車。無論在布拉格還是在華沙,每當坐電車就覺得自己不再是一個遊客,已經在那裡生活了好久一樣。

我們的華沙日子

對波蘭我很早就開始嚮往,第一次計劃去這個國家,是就在我第一次去歐洲的時候。那次去丹麥看親戚,難得去了趟歐洲,我也想到周邊的國家去看一看,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波蘭。為甚麼?不知道。

來世在曼谷做貓兒也不錯

曼谷的街頭,到處都是貓。如果來世要做一隻貓,我想在曼谷。

外國人在廣州申請辦理無犯罪記錄證明(一)

在中國大陸做一個外國人,有時候可以是非常麻煩的一件事。需要申請到國外求學或者移民的時候,有些國家會要求你遞交「無犯罪證明」,有的只需要過去五年的,還有誇張一點的會要你從十八歲那年的開始全都要,不同國家不同要求。

味道勾起的記憶

吃完了早餐正在廚房洗碗的時候,從窗外有一股味道進來,徐徐風中很是清爽的印度香味,跟著早上不太重的油煙味一起上來,仿佛把我帶回到了南印度的那個山區。味道總會勾起我的一些回憶,通常都是我以為自己早已經忘記了的味道,會讓那一幕場面和那一道街景,就在那麼一瞬間浮現在我腦海中,然後,又要很快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