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鳥和菜鳥之湘西兩人行(三)

我把這樣一張照片給放上來,你會不會說我超級無聊?

吃完了米粉後,我們在街上漫無目的地走著,是在大陸哪裡都能看到的街道,一點也不特別。這個時候下起了雨,我們就走進了這家電器店,因為它剛好就在那裡向我們敞開大門。

這又是菜鳥的主意,電器店有甚麼好看的,雨勢也不大,我寧願繼續往前走。其實這樣一家店,跟他一起走進去的話,在裡面看到的又是另外一番風景。我們究竟都看了些甚麼?有電風扇、電視機、飲水機和超市賣冰淇淋用的冰櫃之類的,還是沒有任何的特別。可是我喜歡他的反應,他說電器店那麼大,人又那麼少,還注視著店員的一舉一動發表感想,就那樣,對著自己看了十幾年的東西我竟然也開始產生莫名的新鮮感。

很快雨也停了,到外面繼續走,一直向著不知道是哪個方向的方向,直到前面看到那條河,才重新找回位置來。

然後我們在河邊,不小心找到了這個玩意⋯⋯

你要是在大陸生活過一段時間大概也看到過,我每次看到它就會控制不住,一定要上去玩一會。可是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左右雙腿一起往同一個方向的(就是上圖中那位阿姨),而不是左腿往前,右腿就往後。我也試了一下那位阿姨的玩法,難度還蠻大的,有點像坐過山車時要飛出去的感覺,怕自己會掉下來。究竟該怎麼玩至今還是一個謎。

每次去到一個小地方我總會想:在這裡生活的人到底有甚麼娛樂?在張家界的市區看來看去我也沒有找到所謂的娛樂,卻看到很多人沿著河岸邊走,走得似乎和我們一樣毫無目的。或許這就是他們最大的娛樂?

這又讓我忽然想起行人天橋。那是十多年前的事,尤其在夏天的時候,在天橋上總會站著不少人往下看。我也曾經站過去看過,看到的是橋下的車水馬龍,不知道別人眼裡看到的是甚麼。他們在我上去之前已經在那裡,我看了一會也要下去了,他們仍然在那裡絲毫也沒有要走的意思。假如走在河邊和站在天橋上都是出於一種心理的話,我也不知道他們這麼做,真的是「毫無目的」,還是享受著他們生活中少有的「娛樂」。

老鳥 - 來自日本的鳥人
曾在中國生活長達二十餘年,在大連、哈爾濱、廣州、西安和北京等地留下過腳印。若干年前移民加拿大,現居於阿爾伯塔省埃德蒙頓。

最新發表的文章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去年(2018年)都接近尾聲的時候確定要搬到埃德蒙頓了,其實我對新生活也沒有過多的擔心。畢竟在大西洋邊的那個小鎮生活過一年半,能想到的不便我都經歷得差不多了,更何況埃德蒙頓還是在整個國家可以進前五的一個城市呢。

在埃德蒙頓追尋極光的夜

上個禮拜六的晚上九點多收到了一封郵件,是aurorawatch的系統發來的,提醒我去注意觀察當天的夜空,北極光可能會出現。最高時速為110km的路,因為有些心急,我還超速了一點點。

在加拿大和美國,那些「不受歡迎」的省份

著名請願網站 Change.org 上最近出現以一兆美元的價格將蒙大拿州出售給加拿大以還債的請願貼,那個人還將該州說成「沒用」,「告訴加拿大人那裡有河狸(他們就會買下)」的一個地方,說得挺誇張。難道這是一種黑色幽默嗎?

最受歡迎的文章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去年(2018年)都接近尾聲的時候確定要搬到埃德蒙頓了,其實我對新生活也沒有過多的擔心。畢竟在大西洋邊的那個小鎮生活過一年半,能想到的不便我都經歷得差不多了,更何況埃德蒙頓還是在整個國家可以進前五的一個城市呢。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美國在他們新的一位總統上任之後出入境管理明顯趨嚴,該退的還是抓緊時間退掉比較好。

去非洲?打疫苗先

決定要去一趟非洲了,才發現有一件非常重要的前期工作要完成,而且一定要抓緊時間,那就是需要接受預防接種。具體要打甚麼疫苗,這就要看準備去哪些國家,可是對於多數前往非洲的人而言尤其重要的還是黃熱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