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外國,飲食是關鍵

飲食不但可以集成一本食譜書,還可以寫成一部小說,從此也可見它在我們生活中的重要性。可是我們甚麼時候在甚麼情況下才會意識到它的重要程度?不是病倒臥床,就是長期在國外生活時。

前些天有報導提到了在東京的一位越南實習生,因為實在吃不慣日本菜,他在半夜去附近的公園活捉了兩隻鴨子,但在返家途中不巧被正在執行巡邏任務的警察給發現,懷念已久的鴨肉粥還沒喝上他已經被逮捕了。

根據日本鳥獸保護管理法規定,絕大多數的野生鳥類及哺乳類動物都屬於保護對象,在東京隨處可見的麻雀、烏鴉、鴿子也不例外,這裡當然還包括了鴨子。報導說,這位實習生在事前已經瞭解自己的行為將會是違法行為,但由於「日本菜調味過重,不合胃口,懷念家裡的鴨肉粥」,最終還是沒忍住。

對此,受媒體採訪的附近居民有的表示不理解,說他從來沒有將水邊的鴨子視為食物;也有人同情這位實習生,在人生地不熟的環境中生活的確不容易。

日本是一個法治國家,人在日本境內,受到各項法律保護的同時也必須遵守這些法律,無論你來自哪裡都一樣,再說他根本就是明知故犯,嚴格來講同情他是有點多餘。然而我個人認為,那位居民對他的同情實際上也代言了那些在不熟悉的環境中長期生活過的人的心聲。

人們經常會輕易忽視飲食的重要性,一旦到了外面,它卻成為我們身體不適或精神不振的原因,從而也會讓我們泛起思鄉愁緒。所以我猜想他捕捉鴨子不是純粹為了填飽肚子,更有無法抹去也無法隱藏的思念之情需要克服,可惜採取的方法是法律上不允許的。

日本人可能說韓國菜太辣,韓國人也會說中國菜太油,而中國人就說日本菜太淡,大家各有各的口味,即使在飲食文化相對比較接近的幾個國家之間都存在著一定差異。如果只是短暫的幾天行程,埋怨一下下也就過去了,但對於那位越南人,日本菜是他在實習期間天天要打交道的食物,埋怨也沒用,甚麼也過不去,第二天幾樣類似的食物還會不厭其煩地出現在他面前。

像我在日本從小習慣吃各國菜式,一直以為飲食不會成為「障礙」的,當年在馬來西亞工作的時候卻發現自己怎麼也吃不慣馬來菜(當地馬來人的烹調食物),遇上單位飯堂的負責廚師是清一色的馬來人的一天,不管有幾道菜我一看就會食慾全無。幸好只要走出單位幾步還有華人開的大排檔供應各種小吃,幸好我有錢和時間去那裡享用。可是那位越南人身為一名技能實習生他的情況哪能和我的一樣?近幾年招收外國技能實習生制度的弊害經常在日本各家媒體上被討論,他在經濟上和時間上都沒有我當年的自由是可想而知的,就算他願意用全部的收入換來可口的越南菜,去餐館還是吃不起,也沒時間自己做。真的辛苦了他。

估計這樣的案子不會把他關進牢裡,但他應該也逃不了被遣送回國的命。我希望到時候他的家人煮好鴨肉粥等他回來。

如果哪位在埃德蒙頓的日本朋友實在太懷念我們家鄉的味道了,那就來我這裡吧。簡單的家常菜我還是會做一些的,咱們可以一起吃。

曾在中國生活長達二十餘年,在大連、哈爾濱、廣州、西安和北京等地留下過腳印。若干年前移民加拿大,現居於阿爾伯塔省埃德蒙頓。

最新發表的文章

來了一位說中文的傳教士,但他的話我完全聽不懂

昨天中午有人來敲我家的門,我把門開來一看,有一對...

復活節郊遊

雖然復活節的週末多了一天假,原本也沒想要過得特別...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去年(2018年)都接近尾聲的時候確定要搬到埃德蒙頓了,其實我對新生活也沒有過多的擔心。畢竟在大西洋邊的那個小鎮生活過一年半,能想到的不便我都經歷得差不多了,更何況埃德蒙頓還是在整個國家可以進前五的一個城市呢。

在埃德蒙頓追尋極光的夜

上個禮拜六的晚上九點多收到了一封郵件,是aurorawatch的系統發來的,提醒我去注意觀察當天的夜空,北極光可能會出現。最高時速為110km的路,因為有些心急,我還超速了一點點。

最受歡迎的文章

來了一位說中文的傳教士,但他的話我完全聽不懂

昨天中午有人來敲我家的門,我把門開來一看,有一對...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美國在他們新的一位總統上任之後出入境管理明顯趨嚴,該退的還是抓緊時間退掉比較好。

【蒙克頓】買亞洲食材很難,但仍有一絲希望

在蒙克頓,部分本地品牌的連鎖超市中出售少量的亞洲食材,如Atlantic Superstore和Sobey等,還有美國大牌的Walmart也在市區各設分店。然而這幾家也無法滿足天天在家做飯的人。幸虧在蒙克頓還有個神秘貨倉供應各種亞洲食材。

去非洲?打疫苗先

決定要去一趟非洲了,才發現有一件非常重要的前期工作要完成,而且一定要抓緊時間,那就是需要接受預防接種。具體要打甚麼疫苗,這就要看準備去哪些國家,可是對於多數前往非洲的人而言尤其重要的還是黃熱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