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魁北克 // 先辦好美國簽證再說(二)

當年在東京上班的時候我就見過美國大使館前面排著長龍,總是覺得不可思議,日本人去美國旅遊可以免簽,為甚麼還有那麼多人在排隊?我手上拿的也是日本護照,又沒有打算去美國工作或者讀書,從來都沒想過自己會有一天要申請他們的簽證。

可是這一天突然就來到了,因為美國政府最近公佈的新規定,去年到伊朗旅遊過的我必須申請簽證才能進入美國,再加上這個月要去加拿大移民後的事情,我又有可能先要去趟美國才行(情況很複雜,詳情請看上篇文章),就這樣我在網絡上填了申請表格,交了昂貴的申請費用,做好了二月十日在東京面試的預約。

我家到東京有點距離,坐火車選了快車都要兩個小時才到新宿。美國駐日本大使館規定參加面試者不可攜帶背包,我還要在新宿車站找個儲物櫃寄存,存好就轉地鐵前往溜池山王站,那是從美國大使館距離最近的車站,步行約需五分鐘。

沒走到大使館前面,我遠遠都已經看到了一排的人,排得很長,很整齊,也很安靜,看到了他們,我不知怎麼地開始有些緊張了起來。我注意到有些人還在看「問題集」練習回答面試官會提出的問題,很小聲,但也像念經一樣一直在念著,冬天冷冽的空氣使得他的聲音響得似乎比本身的音量要大。我感覺到他的聲音帶出了我心裡深處的不安,多想跟他說,「求你了,別在念了」,我的簽證可不能辦不成啊。

過了安檢後進入使館內,發現那裡的人還更多。手機要在進門處交給保安人員保管,一時不知道該怎麼消磨時間,帶好的一本書在那個環境中根本看不下去,那兩個小時的時間怎麼樣熬過的,我已經記得不是很清楚了。後來終於被叫過去拿著資料排隊等候,看著別人輪流站去各個窗口與面試官面對面,有的面試官表情溫和,有的則略顯嚴肅,而有的申請者應付自如,有的根本就像是突發結巴似的。

我的媽呀,最後輪到我的時候,負責我的面試官是表情最嚴肅態度最官僚的那個。這個時候我才發現自己沒有做足心理準備,開始非常緊張,結果很簡單的一個問題還得重複問過幾遍才答得出來。我已經開始擔心,完了,簽證辦不成該怎麼辦,注意力就這樣被分散了,接下來的幾個問題都回答得有些心不在焉,當人家說面試結束的那一刻我還反應不過來。面試過程為時三分鐘,(至少在印象中)問題也太簡單,以為不應該這樣就結束吧?我還跟他確認過是不是真的結束了,他說是,告訴我大約一個星期之後會收到貼有簽證的護照。

我的護照,剛好就在七天後的二月十七日郵寄到了我家。

除了必交文件之外,這次為了申請美國簽證我準備的補充文件有:

1. 存款證明(從網上銀行打印出來的);
2. 加拿大移民紙;
3. 嗯⋯⋯?

好像也就這麼多。如果近期內有計劃要去美國或者經美國飛往第三國,那還可以提供機票預訂單,實際上我這個月底飛加拿大並不在美國轉機,面試官也沒問我為甚麼現在就要申請簽證,我只記得他問過我打算在加拿大做甚麼工作。總之簽證辦成就好,不知道美國政府甚麼時候會取消新規定,但至少將來十年我還有這個簽證可以自由出入美國。

辦完這件事還有一堆事情夠我忙的,再過二十來天就要飛了。一步一步來,不著急。

老鳥 - 來自日本的鳥人
曾在中國生活長達二十餘年,在大連、哈爾濱、廣州、西安和北京等地留下過腳印。若干年前移民加拿大,現居於阿爾伯塔省埃德蒙頓。

最新發表的文章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去年(2018年)都接近尾聲的時候確定要搬到埃德蒙頓了,其實我對新生活也沒有過多的擔心。畢竟在大西洋邊的那個小鎮生活過一年半,能想到的不便我都經歷得差不多了,更何況埃德蒙頓還是在整個國家可以進前五的一個城市呢。

在埃德蒙頓追尋極光的夜

上個禮拜六的晚上九點多收到了一封郵件,是aurorawatch的系統發來的,提醒我去注意觀察當天的夜空,北極光可能會出現。最高時速為110km的路,因為有些心急,我還超速了一點點。

在加拿大和美國,那些「不受歡迎」的省份

著名請願網站 Change.org 上最近出現以一兆美元的價格將蒙大拿州出售給加拿大以還債的請願貼,那個人還將該州說成「沒用」,「告訴加拿大人那裡有河狸(他們就會買下)」的一個地方,說得挺誇張。難道這是一種黑色幽默嗎?

最受歡迎的文章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美國在他們新的一位總統上任之後出入境管理明顯趨嚴,該退的還是抓緊時間退掉比較好。

加拿大租車記(一)

開車技術的好壞先不說,我個人還是非常喜歡開車的,每次回國沒有哪一天不開車,而且總想跑很遠的路。可是我在加拿大開車真的行嗎?這個國家的面積有日本的二十七倍大,距離的概念根本不同,地圖上看得很近,真要過去就是好幾百公里。

在埃德蒙頓追尋極光的夜

上個禮拜六的晚上九點多收到了一封郵件,是aurorawatch的系統發來的,提醒我去注意觀察當天的夜空,北極光可能會出現。最高時速為110km的路,因為有些心急,我還超速了一點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