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沒有寫在旅行書上的故事

今天傍晚的事,我在九州的朋友打了電話來了,說她親戚在國道上拉了搭便車的男孩回來。這位男孩之所以最終由我朋友接待,是因為他來自台北,而我和我朋友曾經在哈爾濱學習的時候認識,她勉強還會說一些中文。當她打過來的時候,她和她媽媽帶著男孩正在一家餐廳吃晚餐。我想她媽媽大概是想給男孩更多說他母語的機會吧,就叫她打來要我跟那位男孩聊一會。

他今年二十四歲,當完兵第一次出國,就到了日本。這個月六號從熊本開始他的搭便車之旅,先繞到鹿兒島後北上,經宮崎到了大分。第一次出遊選擇去日本,畢竟距離不遠,治安也可以,除了語言上會有些障礙之外,應該可以算是比較適合入門者的目的地之一。可是第一次出國就嘗試這種玩法?每次回家我都會開好幾百公里的車也沒遇到過搭便車的遊客,在日本原本沒有形成文化,總覺得想搭都有不小的難度。我在日本和外國去旅遊不知道去了多少次也沒有試過,但他第一次出來就嘗試,好勇敢,肯定有得寫,很羨慕。

他還說要一直走到大阪再飛回台北,接下來會有哪些驚喜在等待著他,我都不能不期待。不過今晚還是先在她們家好好地睡個覺吧,我朋友的媽媽很喜歡做飯,明天早上肯定又是滿桌的佳餚,讓他先吃好再上路。

我也有一次讓一個人上過車,是在台灣。在合歡山上看到路邊有個老外舉著大拇指,過兩秒我才反應過來人家是要搭便車的,就把車停靠在了邊上。那是唯一的一次。如果你也想在日本搭便車,剛好讓我在開車的時候給碰上了,那算你幸運。因為我每次回國都不會很忙,一定會載你的,你想要有車搭,我也要有人聊。

在旅途中越來越多的事情發生得根本就在我們的預料之中的時候,意外成份最多的應該是跟別人的相遇。無論是旅行書還是網上的攻略,除非是機器貓時代的人特別為你而寫(機器貓來自22世紀),都不能告訴你會遇見誰。如果旅行真的可以讓我們豐富人生經驗,主要不是因為那些在旅行書和攻略上可以找到的,而是因為那些人的存在。不管是純粹偶然,還是命中注定,也不管你是機會的提供者,還是被提供者,我想日文中所說的「一期一會」沒有比這裡更合適的用場了。

對了,在文章的最後,祝他一路順風。

老鳥 - 來自日本的鳥人
曾在中國生活長達二十餘年,在大連、哈爾濱、廣州、西安和北京等地留下過腳印。若干年前移民加拿大,現居於阿爾伯塔省埃德蒙頓。

最新發表的文章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去年(2018年)都接近尾聲的時候確定要搬到埃德蒙頓了,其實我對新生活也沒有過多的擔心。畢竟在大西洋邊的那個小鎮生活過一年半,能想到的不便我都經歷得差不多了,更何況埃德蒙頓還是在整個國家可以進前五的一個城市呢。

在埃德蒙頓追尋極光的夜

上個禮拜六的晚上九點多收到了一封郵件,是aurorawatch的系統發來的,提醒我去注意觀察當天的夜空,北極光可能會出現。最高時速為110km的路,因為有些心急,我還超速了一點點。

在加拿大和美國,那些「不受歡迎」的省份

著名請願網站 Change.org 上最近出現以一兆美元的價格將蒙大拿州出售給加拿大以還債的請願貼,那個人還將該州說成「沒用」,「告訴加拿大人那裡有河狸(他們就會買下)」的一個地方,說得挺誇張。難道這是一種黑色幽默嗎?

最受歡迎的文章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美國在他們新的一位總統上任之後出入境管理明顯趨嚴,該退的還是抓緊時間退掉比較好。

在埃德蒙頓追尋極光的夜

上個禮拜六的晚上九點多收到了一封郵件,是aurorawatch的系統發來的,提醒我去注意觀察當天的夜空,北極光可能會出現。最高時速為110km的路,因為有些心急,我還超速了一點點。

加拿大租車記(一)

開車技術的好壞先不說,我個人還是非常喜歡開車的,每次回國沒有哪一天不開車,而且總想跑很遠的路。可是我在加拿大開車真的行嗎?這個國家的面積有日本的二十七倍大,距離的概念根本不同,地圖上看得很近,真要過去就是好幾百公里。